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十章 黄小龟
    ()  和一个大帅比学霸坐在一起是个什么感觉。黄小龟以往没有体会,毕竟他只是个学渣,还是经常被欺负的那种。

    学校里的两大阵营,好学生联盟和几乎已经快要沦为黑涩会的校园小混混,都不会搭理他这种边缘小人物。前者是把他视若空气,迎面走来都不带打招呼的那种。后者,则干脆会定期找点理由来和他借钱,有借无还的那种。这他妈还不如前者。

    他弱小无助又可怜,某种意义上都已经算是自暴自弃,就等着躺平接手自家的千万家财了。可没想到,曹玮这一落座在他身边的,直接就把他推上了风头浪尖。

    首先是全班人的视线就集中在了他们这一块。

    女的呢,基本都是一个鬼样,看旁边的帅哥呢就一副发春的模样;而看自己,则干脆就是恨不得一把把他给掐死。

    讲道理,又不是他想坐在这里的。你们有本事,完全可以让老师把他调到你们边上啊。

    还有那些男的,则一个个都是挑衅和不服气的模样。这倒是和黄小龟没了关系,只不过他担心自己会被殃及池鱼。所以他尽可能的去和曹玮保持了距离。

    但,他着实没有想到的是,他最大的危机不是来自于他的同学,而是来自那些老师。

    “曹玮同学,麻烦你来解答一下这个问题。”

    “很好,回答的很好。大家可以学习一下,这个答案就是非常标准的。”

    “黄小龟,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什么,不会,你这一天天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行了,别说了,今天的课文你回去给我抄两遍!”

    “这么简单的算数都能算错,你今天回去把这题给我抄一百遍。”

    “黄小龟,你的这个脑子啊。算你,你多抄抄书吧。”

    这是今天的标准作业流程。而如果说这只是偶然间的一个巧合的话,那么黄小龟也就忍了。可问题是,每换一个老师,几乎都会重复一遍上面的流程。一天课下来,他少说已经攒了二三十篇课业要抄。这直让他感觉人生无望,整个人简直都快要死了一般。

    到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显然也顾不了之前那个保持距离的想法。所以一到午休的时候,他就直接拜倒在了曹玮的面前。

    “拜托,大哥。放我一条活路吧。你再这么坐在我身边,我估计我都活不到下周,光是这些作业都能压死我了。我求求你,发发善心,换个座位吧!”

    “你这话说的不对吧。你要抄这么多东西不是因为你自己答不出来问题吗?但凡是今天老师问的那些问题你能答出来一半,你也不会有这么多东西要抄吧。”

    “靠,你学习成绩好了不起啊,信不信我叫一票子人过来扁你啊。”

    看曹玮人高马大的样子,黄小龟直接就放弃了自己心里那个以卵击石的想法。不过,他也并不是完全无法可想。看在曹玮是从内地过来的份上,他小脑瓜子一转的,就已经是有了一个恐吓他一下的念头。

    这年头,内地人来香江多少还是有点自卑的情绪。毕竟,两地的经济差距实在是有点巨大。所以一般时候恐吓都会是一个很好用的招数。尤其他们现在接触社会还不深的情况下...

    但,曹玮并不吃这一套。来自三十年后的他可是清楚,内地将迎来怎么样的高速发展期。而即便是抛开未来不提,眼下的内地也只是穷,而不是弱。

    开玩笑,这个时候的神州可是立国鼎盛的时候,北拒毛熊、南压白象和猴子,连拆联合国十六个堂口,硬生生的打入安理会成为了五大扛把子之一。别说是香江这个小地方,就是此时香江背后的约翰牛,也没有资格和如今的神州对垒。

    八二年约翰牛的铁娘子首相会见伟人,那可是败走的局面。现在看可能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放在以后,这却已经是成为了昔日大不列颠江河日下,逐渐吃土的一个缩影。

    所以自卑,根本不存在的。甚至说对于黄小龟的这种威胁,曹玮还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头。

    “说真的,我不信。呐,还有半个小时上课。我给你机会去摇人,争取今天放学前你能摇到一票子人过来扁我,ok?”

    “哎呀,你个大陆仔,这么嚣张的吗?”

    “怎么,香江有哪条法律规定了,人不能嚣张一下的吗?”

    “这...好像是没有...”到底是经验有限,黄小龟立马就被诘问的哑口无言。不过他并不甘心放弃,而是一阵冥思苦索,绞尽脑汁的,到底还是拿出了一个撑场子的说辞来。

    “我靠。虽然法律没有规定人不能拽。但是你一个大陆仔,第一次来到香江,居然不知道夹着尾巴低调点做人,反而在这叽叽哇哇,罗里吧嗦。你不觉得有点太不给我们香江人面子了吗?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到底搬还是不搬?”

    “我是搬呢?”

    抬眼环视了一下四周,那些一直在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的女生一看他的动作,纷纷就是露出了再标准不过的甜美笑容,然后曹玮刚一扭过头,她们就一个个的都对着自己原本的同桌露出了威胁的神色。

    管她同桌是男是女,这个时候他们统统都是威胁。识相点就自个儿滚开,如果不识相,她们真是不介意私下里找个机会的撕破对方的脸。

    呵,女人。对于这样的小丫头片子,曹玮可提不起什么精神。所以连调戏她们一下都懒得调戏的,他直接把脚一伸,撂在黄小龟桌子上的,就摆出了一副看戏的模样。

    “算了,我还是不搬了。这个风水宝地挺好。最起码和你在一起,我能每天多看点乐子不是?”

    “我靠,你这么狠,就一定要同归于尽你才开心?”

    黄小龟一听这话,瞬间麻爪。毕竟他也不是真的想要摇人来教训曹玮。

    一来是这种好学生本身就是大麻烦,学校里可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冒着招惹老师的风险来得罪这种家伙。二来也就是,就算是他愿意花一笔钱来摇人,到最后不管结果怎么样,他还是要被曹玮给记恨上。

    钱花了,人还得罪了。典型的人财两空。有这个功夫,他花点钱找人帮忙把作业抄了不比这个好?这笔账他还是能算得清楚的。

    所以有些颤抖着的指了指曹玮,大概是想要表述一下内心里的悲痛和无力。然后下一刻,他果断的切断了和曹玮的一切联系,书本一掏的就开始飞快的抄写了起来。

    不抄不行...爱丁堡的校风严格,你要是敢不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马上就是各种花式体罚降临到你的身上。他还小,身子骨弱,可经不起这么可怕的折腾。

    这是屈服于了现实,也是一个让曹玮有些惊讶的表现。他还以为这个年纪的青少年会更加倔强一些,就像是他当初一样。但现在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最起码对于黄小龟来说,他就明显是要更加的能屈能伸一些。

    这或许是他的求生法则吧,但对于曹玮来说,这就没趣了许多。

    有心想要将这个倒霉的孩子给放过,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太倒霉了一些。他可不认为以黄小龟这种连孙文先生创立的是中华民国还是巴拿马帝国都分不清楚的水平往后能有什么三十年河东的余地。所以放过,可能就是对他最大的温柔。

    但,这个念头只是刚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实施。位于教室角落里的几个学生就已经是相互交流了一眼的,主动的凑了上来。

    “喂,大陆仔。你很拽吗,敢欺负我们的小龟同学,你不知道黄小龟是我们罩着的吗?”

    “乔尼哥!乔尼哥来得好啊,乔尼哥来了青天就来了。你个大陆仔,我看你还跳!”

    有人帮自己撑腰,而且还是学校里的一霸,据说和外面的黑涩会有瓜葛的乔尼仔。这瞬间就让黄小龟有了一种来了救星的感觉。

    往日里都是他被这些校霸盯着欺负,逢年过节保护费都没有漏过自己的。现在看来,这保护费也不算是白交,关键时候,还真是能派上一些用场。

    虽然不想和这种人深交,但黄小龟还是很自觉。一边赶快的让开了位置,以免等下被殃及了池鱼。一边他就麻溜的掏出了一卷钞票,恭恭敬敬的递到了乔尼仔的面前。

    “乔尼哥,这个月的保护费。你可要替我做主啊,乔尼哥。我以后还能不能有好日子过,全靠你了!”

    “放心,你个乌龟仔。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你的麻烦我包了。”

    把钱往自己怀里一收,乔尼倒不是真的稀罕了这点钱。毕竟他家也是做生意的,不说大富大贵,身价百十亿,小几千万上亿还是有的。

    独生子女,摆明了以后能继承万贯家财。他完全没必要贪图这点钱,但为了这种吆五喝六,被人拥簇被人怕的感觉。他还真就不得不这么做。

    拿他爹妈给他的钱养小弟,开销太大,一旦被知道怕是腿都要被打断。而拿学校收来的保护费这么干,这就没有问题了。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不干。但这种当大哥的感觉,是会上瘾的。他还不打算抛弃自己这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底盘,所以他也算是陷入到了一个越来越泥足深陷的怪圈。

    这种人就是典型的蠢。而对于这种蠢货,曹玮可是在是没有什么兴趣。

    “乔尼哥?怎么,你要在我面前充大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