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某美漫的超级玩家洛克 > 正文卷 296、零五年的圣诞节
    ()  “好小!”

    “不小了,蛮大了的。”

    “太丑了。”

    “这倒是。”

    新阿姆斯特丹医院病房里面,洛克和格温看着小车里面,一个在襁褓里面连眼睛都睁不开,皮肤有些蔫吧的小不点点评着。

    刚刚从外面进来的乔治听着两人这不算小声的密谋,脸色有些发黑:“离我女儿远点。”

    格温转身,跺脚:“爸爸!”

    乔治眼皮子挑了挑眉:“我说的不是让洛克离你远点,而是让洛克离安迪远点。”

    是的。

    安迪,安迪·史黛西,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号凌晨三点出声的。

    在这个最小的女儿出生之后,怎么说呢,乔治突然间想明白了,女大不中留,格温都快连姓氏都变成洛克的形状了。

    何必呢。

    算了,心累了,不玩了。

    格温听着乔治这自暴自弃,有点儿像极了有些新欢忘了旧爱的语气,终于忍不住的:“爸爸,我也是你女儿。”

    乔治将洛克和格温赶走了,然后,坐在陪护床上,注视着还是个小不点的安迪,然后,看着格温,微笑着,没有说话。

    但意思,似乎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格温张了张嘴,看着那边从洗手间洗了澡走出来的海伦,试图打算告状。

    海伦哈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头发扎了起来,表示自己不参与她们两个的父女游戏当中,看去乔治:“出院手续办好了吗?”

    乔治点了点头:“好了。”

    明天就是平安夜了,用海伦的话来讲,她可不想将自己的平安夜放在医院过年。

    其实,生产之后,七号就可以走了,但,因为海伦在生产的时候出现了一丢丢小问题,导致需要在医院里面观察。

    还好,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时,医生说出问题的时候,洛克都想着冲进去给海伦来一口大血瓶了,毕竟,他是想着给格温换个后爸,可没说,要给格温换个后妈的。

    别说行动了,他是连这个想法都没有的。

    至于乔治?

    昨天和乔治去砍圣诞树的时候,坦白来讲,洛克是有机会,让他手上的电锯,不经意的划过乔治的肚子的。

    不过……

    他又不是托马斯·休威特,而且,四周也许许多结伴来挑选圣诞树的家庭,人多眼杂,所以,洛克只能将那个念头给打消了。

    回到格温公寓。

    洛克就打算告辞回家了,他今天去医院主要是送格温过去的,然后,顺便,帮忙把东西带回来,虽然放假了,但他的事情可不少。

    最起码,他重新考虑了一下,基于无名氏先生在他状告伦敦的事情上发挥的作用,重新接受了中情局的邀请函了。

    还是那句话。

    真以为来个人,一个一点儿背影都没有,就可以随随便便的来勒索执法机构的吗?

    这样的人根本不存在的。

    如果有,那只能说明,你们挖的不够深。

    虽然洛克起诉伦敦的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但在互联网上,最占据主流的就一个观点,换做一个无钱无势的过来的话,这件事情,法院估计都不会受理。

    因为起诉的是洛克·布劳顿,是那个能够请得动华尔街第一律师团的洛克·布劳顿,所以,法院才会受理,而伦敦那边才会低调赔钱宣布和解。

    这话……

    说的很有道理。

    洛克有钱,他可以说的动劳恩律师团将这个案子推动到法院上,逼迫伦敦那边来人和解,但,绝不可能那么快的。

    总之。

    从十五号开始放假之后,洛克基本上,每天都会去找克莱德·谢尔顿,到那个秘密基地里面从零开始学习做一名中情局特工,正好,他可以早上送格温去奥斯本生物兼职,然后他也算是去上班,下班之后在接回格温。

    很不错。

    朝九晚五式的。

    格温还和洛克调侃,他们这算是提前步入社会了。

    洛克很想说,他这辈子都是不可能打工的,至于当CIA的特工?那是没办法,再者说了,他这特工和其他的流水线式的特工不一样的。

    “砰!”

    “砰!”

    “砰!”

    一个演习所用的走道里面,洛克手持着格洛克,面无表情的行走着,一枪一个,直接爆了不知道会从他面前什么地方跳出来的靶子。

    上面的歹徒,精准爆头!

    歹徒劫持的人质,精准爆头!

    人质?

    不存在的。

    “嘟!”

    克莱德·谢尔顿打开灯,吹了一下自己的口哨,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停!”

    洛克将弹夹卸掉,清空了一下,确认安全无误。

    克莱德·谢尔顿走到一个靶子的面前,眉心跳了跳,撕开了靶纸,走到洛克面前,指着上面那和歹徒一起被爆头的可爱人质:“这是怎么回事?”

    洛克看去:“前面还有歹徒,不是吗?”

    “嗯,然后呢?”

    “没然后了。”

    洛克说道:“你给我的背景是解救关押在最后一个房间的人质,这个冒出来的人质很有可能是敌人假冒的,而且,就算她不是,救下她之后,如果不对她进行控制,会让我的行动暴露的,而你说我们的任务是绝密的。”

    “所以,你就杀了人质?”

    “你说任务是机密的,不能节外生枝,不是吗?”

    “我……”

    克莱德·谢尔顿张了张嘴。

    还好,克莱德·谢尔顿并不认识亚瑟的师傅,要不然的话,洛克感觉,克莱德恐怕和当年教他如何潜行的亚瑟师傅一定会有共同话语的。

    对于如何做一名特工,洛克感觉一点儿都不难。

    甚至……

    好多训练,洛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着,后来,洛克仔细一想,好家伙,那不就是切斯特将他如何训练成一名刺的模板给挪到这里来用了吗。

    虽然换了一个外壳,也换了一个名称,但,内核什么的,好像都是一样的。

    洛克对此感到有些神奇,本来还打算询问一下切斯特,这训练办法是不是从中情局抄袭过来的,但在刚刚放寒假的时候,切斯特就和阿加莎出去旅游了,想找他,恐怕要等到明年了。

    克莱德摇了摇头:“行了,今天到此为止。”

    他感觉洛克应该是有些心理不正常。

    正常人,哪怕出的题目是要绝密的,在刚刚,看到歹徒与人质,都会选择击杀歹徒而保全人质的。

    哪像洛克。

    毫不迟疑,有一个算一个,来几个歹徒干掉几个歹徒,可同样的,在没有看到最终目标之前,有几个人质也干掉了几个人质。

    这就让克莱德感到有些风中凌乱了。

    回头和无名氏说说,看看,心理学什么的教学,能不能提前。

    克莱德心中如是想着,和洛克一起收拾着秘密训练基地的东西:“你圣诞节什么安排?”

    洛克瞥了一眼克莱德:“你呢?”

    克莱德笑道:“和米勒带着安琪去巴黎。”

    洛克点了点头:“巴黎是个好地方。”

    说到巴黎,洛克顿时就想起了已经一推再推,迟迟还没有去巴黎接受自己命运的肯姆。

    明年暑假,肯姆也要去巴黎了。

    他话的。

    “那你呢?”

    “我?还没想好。”

    洛克将手上的几分靶纸收了起来,电话,丢进了面前的火桶里面说道:“可能……驾驶游艇,出个海吧。”

    最多就是驾驶格温号,在海面上吹吹海风。

    但……

    大冬天的,吹海风?

    洛克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打算出去?”

    “没有。”

    洛克摇头,想了想:“应该是没有的。”

    克莱德点了点头,道了一句:“我就随口问一下,不是监视,而且,伦敦那边,你也没必要担心了,他们正在焦头烂额中呢。”

    洛克嘴角上扬,笑了一声。

    还是那句话。

    以前ICA在黑暗中的时候,被打击过的人儿,想要爆发都找不到报复的对象,可现在,ICA虽然已经被无双刺给推平了,但MI6和MI5还在呢。

    这不。

    就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伦敦,遭遇到的袭击,已经大大的超过了今年一整年的总和了。

    可以说,偌大的伦敦城,遍布狼烟,四处灭火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有精力,在让人过来找洛克的麻烦。

    “而且,就算他们想要过来也没用!”

    克莱德看去洛克:“多亏了你悬赏的那三千万,无名氏先生将那个一直暗中与ICA联络合作的主管给拿下了,他不会得到审判了。”

    洛克笑了笑:“死了?”

    克莱德咔擦一声,将手上的最后枪械,关进了玻璃柜中,转身,看去洛克:“等你进来之后,你就知道,洛林·布劳顿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了。”

    洛克没有说话。

    他进中情局可不是为了洛林·布劳顿而进的。

    一切都是为了拓展任务罢了。

    不过……

    这一会,任务是彻彻底底的结束了,洛林·布劳顿也重新成纸面上的人物,回到纸面上的人物当中了。

    在他将洛林·布劳顿是何许人也的事情爆料出来之后,截止到目前位置,再也没有一个和洛林·布劳顿有仇的敌人上门了。

    这让洛克松了一口气。

    坑他一次,他能理解,就当还了生育之恩呗。

    但如果坑太多的话。

    那……

    洛克琢磨着要不要去洛林·布劳顿的坟前,带个铲子去拜祭一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