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晚韶华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京郊西山,黄叶村。

    曹霑枯坐在一间四处漏风、八面进雨的破房间里,一动不动,任凭隔壁传来压抑的哭泣声。

    书稿被偷了,幼子也死于天花。

    所有的努力和辛苦都化为泡影,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可这个时候,居然被播主评为“十大文人”了,世上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吗?

    书稿都没有了,我还拿什么去名留青史?

    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走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屋外凛冽的寒风。

    “先生为何不掌灯、烧炕?可是家里没了灯油和柴炭?我家里还有些,回头着人给先生送来些吧。”

    青年一边抖搂着破旧的大氅,一边问道。

    “是敦诚啊。”曹霑微微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你虽然号称是宗室,但日子过得也凄惶,而且……”

    曹霑叹了一口气,又不说话了。

    敦诚这才听见隔壁的哭泣声,愕然问道:“可是世兄不治……”

    见曹霑再次点头,敦诚急忙拱手:“倒是我失礼了,待我去祭奠一下再和先生叙谈。”

    曹霑摇摇头:“听闻你府中也有数人殁于天花,我还未曾去吊唁,稚子年幼你就别忙活了。”

    想起此次疫情,敦诚也是一脸悲痛,转眼却又喜上眉梢:“学生不才,还未恭贺先生位列华国十大文人,还请先生见谅。在此,学生恭喜先生贺喜先生了!”

    曹霑还是那副模样:“有什么值得祝贺的,不过是个虚名罢了。于国于家,又于这……”他一指隔壁:“有什么意义呢?”

    百无一用是书生。

    任你文思泉涌、志趣高洁,任你妙笔生花、不同流俗,却连给家人一个温暖的家、给孩子一个活命的机会都做不到,十大文人又如何?

    还不是照样要挨饿受冻,照样贫病交加,照样死于非命?

    敦诚羞愧的无地自容:“是学生无用!”

    曹霑摆摆手:“不怪你不怪你!是这世道,是这世道不公啊!而且,我也不瞒你,我的书稿,没了。”

    “什么?没了?”

    敦诚顿时跳起了脚:“怎么能没了?怎么会没了?书稿都没了,先生的书何以传世?传世……对啊,先生的书终究还是付梓了啊,否则播主何以知晓,还有那众多读者又是如何得到的?”

    “对啊!”

    曹霑古井无波的眼睛中,忽然散发出光芒,但随即就黯淡了下去:“付梓是付梓了,但却是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了,那个结局,不是我想要的啊!”

    毕竟关系到自己,曹霑也仔细看了视频。

    明显发现,虽然播主对《红楼梦》不吝溢美之词,夸的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播主分明说过,后四十回为别人续写。

    虽然续写者文笔尚可,也不完全属于狗尾续貂,但,给宝玉一领红袈裟御封“情僧”是什么鬼?

    兰桂齐芳又是什么鬼?

    如果说,这里面没有有心者的推动、搞鬼,鬼才信呢?

    那么,现在播主既然已经评说我,是不是有机会改变些什么呢?

    稚子已逝,你们还要夺走我另一个“孩子”吗?

    想这里,曹霑满眼热切地看向天空:“看看!我倒要看看,这朗朗乾坤还有没有让人活命的地方!”

    天幕即时亮起,叶昊开始了结语。

    有人说,以作者的才华必定在当时是个很有名的文人才是,曹雪芹不符合这个条件。而且,敦诚和敦敏哥俩也没有明确说他写了《红楼梦》。

    说到这里,我就不明白了。

    《红楼梦》是闲书——相比于四书五经,难道还要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地大肆宣扬一番不成?

    而且,按照曹雪芹的思路,如果继续写下去,必然是要把四大家族连同那个腐朽、没落的时代一并送到坟墓里去的。他难道敢公开说,皇上啊,我给你给大清写了首追魂曲,您要不要看看?

    除非曹雪芹想全家一起GG,否则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这么干的啊!

    观《红楼梦》,与曹雪芹的生活经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毫无争议的啊!

    他以诗人的敏感去感知生活,着重表现自己的人生体验,自觉地创造一种诗的意境,使作品婉约含蓄,是那样的历历在目,又是那样的难以企及!

    他没有居高临下地去裁决生活,开设道德法庭,对人事进行义正词严的判决,而是极写人物心灵的颤动、令人参悟不透的心理、人生无可回避的苦涩和炎凉冷暖,如人生况味。

    世有曹雪芹,世有《红楼梦》,实乃我华国一大幸事!

    他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与成就,比之于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普希金、托尔斯泰亦毫不逊色!

    《红楼梦》无论是从思想性还是文学性来说,都几乎达到了华国古代文学的顶峰!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红楼梦》的用语太过考究,场面太过宏大,人物关系太过复杂,包罗的知识内容又实在太丰富,大大增加了阅读的难度,影响了《红楼梦》的传播。

    毕竟,谁都不喜欢一边看书一边查字典,也不喜欢看了几遍还一脸蒙圈不是?

    盘点华国十大文人,之第八名:

    人物:曹霑

    别称:曹雪芹

    品格:★★★

    思想性:★★★★☆

    文学性:★★★★

    流传度:★★★

    上榜理由:

    以个人之悲欢离合,谱古代文学之绝唱;用文人之纤笔,奏封建王朝之亡歌!

    这边叶昊的视频刚结束,平台就来了个无缝连接:“经播主叶昊推荐,平台认证联盟认可,确认曹雪芹为华国十大文人,之第八名!”

    “特赐下奖励!”

    “奖曹霑寿命三十年!”

    “奖曹霑之子寿命五十年!”

    “奖曹霑文胆一枚,三星桂冠一顶,助其完成《红楼梦》全书!”

    …………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光幕降临,就在曹雪芹得了桂冠,幼子也重新焕发生机,再度迸发了极大的创作热情之时,门外突然来了一队人马。

    为首的人身着宫服,却是一位太监:“雪芹先生大喜,雪芹先生大喜啊!”

    敦诚急忙施礼:“敢问是宫里哪位贵人差遣?找先生何事?”

    那太监哈哈大笑:“皇上听闻雪芹先生得了上天的奖励,深感欣慰。特命奴婢来接先生入宫觐见,不日就将有大恩赏啊!”

    恩赏?

    曹雪芹笑了,苦笑。

    他曾经拥有过富贵,也在失去时试图再度获得,但如今,他还有会在乎那些吗?

    而且,他明白,这个恩赏绝不是那么容易得的。

    说不的,就得把书稿的结尾改成更符合皇帝想要的样子吧。

    曹霑挥毫泼墨,提笔抄了一首旧作:“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

    “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太监问道:“此曲何名?”

    “晚韶华。”